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茶+ > 茶马古道

文人品茶品人生 千古文人一盏茶

作者:翁静来源:宜兴日报 时间:2012-08-03 00:00阅读:0

我嗜好喝茶。现在关于喝茶最早的记忆,是儿时随父亲赶集在路边茶棚喝茶的情景:竹桌竹椅大碗茶,如果愿意多花两角钱,店家还会送上一小碟花生米、炒黄豆等小吃,香脆中略带点辣味,让人齿颊生香。不过真正的喝茶是一件雅事,因为喝的是一种心境。

文人品茶,对于水品、茶具、环境都有要求。茶圣陆羽认为泡茶的水质“山水上,江水次,井水下。”因为茶树一般生长于山上,好的茶叶是茶农攀悬崖峭壁采摘到的,所以只有好的山泉之水,才能与生长于斯的茶叶相融合。沈三白在《浮生六记》中这样记载妻子芸娘制茶:“夏月茶花初开时,晚含而晓放。芸用小纱囊撮茶叶少许,置花心。明早取出,烹天泉水泡之,香韵尤绝。”芸娘是一位如茶一般曼妙的女子,这种茶饮来,想必会有一种淡然出世之感吧?现代文人中,周作人自称“苦茶庵主”,他说:“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,清泉绿茶,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同二三人共饮,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的尘梦。”如此雅趣,真不是一般人能够体味的。

文人之于茶,犹茶之于水。文人品茶,实质上是在品人生,是一种人生理想境界的追求。唐代白居易在庐山香炉下的茅屋里住了十多年,每日种茶、采茶,他在诗中写道:“平身无所好,且此心依然。架岩结茅宇,断壑开茶园。”杜牧寒夜会友,他点燃茶炉,通红的火焰旁大家围坐在一起,啜茶清谈。“寒夜客来茶当酒,竹炉汤沸火初红。”这种儒雅的爱好至今仍令人神往。宋朝文豪陆游是位着名的茶客,他嗜茶成癖,以至于深夜里都要带病冒寒亲自汲泉煮茗,他在《夜汲井水煮茶》的诗中写道:“病起罢观书,袖手清夜永。四邻悄无语,灯火正凄冷。山童亦熟睡,汲水自煎茗。”

有趣的是,文人们喜欢把茶与女人联系在一起。苏轼在《次韵曹辅寄壑源试培新茶》中慨叹:“宦游到处身如寄,难得初尝贡茗新。戏作小诗君一笑,从来佳茗似佳人。”大概茶叶在开水中泡出的形状颜色,和美人婀娜多姿、飘逸淡雅有相通之处。明代文人冯开之,泡茶都要亲自动手,问其原因,他说侍弄茶就像侍奉美人一般,岂能让他人沾手?此公戏侃:“初巡为婷婷袅袅十三余,再巡为碧玉破瓜年,三巡以来,绿叶成荫矣。”

林语堂也喜欢喝茶,他关于喝茶的名言是:“只要有一把茶壶,中国人到哪儿都是快乐的。”林语堂还继承了冯开之的理论,说:“第一泡譬如一个十二三岁的幼女,第二泡为年龄恰当的十六女郎,而第三泡则已是少妇了。照理论说来,鉴赏家认为第三泡的茶为不可复饮,但实际上,享受这个少妇的人仍然很多。”

茶生于灵山妙峰,承甘露之芳泽,蕴天地之精气,与文人脱逸超然的情趣相符合。茶的清淡雅致、隽永绵长,暗合了文人含蓄内敛的特质。文人们之所以能够接受茶,并且融进了自己的情趣,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,茶适应了中国文人性格里面那种淡泊明志,宁静致远的精神操守。尤其当他们在社会中受到挫折与磨难,产生隐退情绪后,茶更是他们获得精神解脱的好伴侣。藉着茶的力量,失意的文人们以一种洒脱豁达、无拘无束的心态进入到虚拟的人生境界。

千古文人一盏茶。有好茶喝,会喝好茶,是文人的清福。

?

普洱●中国普洱茶唯一专业杂志 COPYRIGHT (C) 版权所有 2007 普洱杂志社

ISP备案号:滇ICP备11003493号??云新出科通[2011]1号??滇公网安备 53080202000230号